九鼎体育王文银家族以1100亿身家在2018年胡润富豪榜上与雷军同列第十位

2020-10-08 15:08:00
dcadmin
原创
38

今天是九鼎新材(002201.SZ)最近疯狂的涨幅中的第二个回调。因为有上一个波段的回调先例在,所以这一次的回调估计又会被不少投资者解读为上涨休息,“空中加油”了。  在最近一个多月的交易中,九鼎新材一共揽获了16个涨停,股价从从6.68元启动,一路涨到了30元附近。  在这轮上涨中,其股价最大涨幅高达348.20%,是同期非次新股的股票涨幅NO.1,可谓赚足关注,抢尽风头。  不过,这在A场上也不算罕见的事情,为何能让九鼎新材这家营收不过10亿元的公司股价翻三倍?  成立于1999年的正威集团是一家以有色金属完整产业链为主导的全球化公司,近年来向半导体产业链进军。  2019年8月22日,进入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前十名,全国工商联发布“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正威集团以5051亿营收高居第四,排名比恒大还靠前。  同时,根据公司官网显示,正威国际集团在全球拥有三大研发中心,即瑞士研发中心、美国研发中心和新加坡研发中心。  还在全球拥有超过十平方公里的商业开发园区,一百平方公里工业开发园区,一千平方公里采矿区,一万平方公里矿区面积,十万平方公里探矿权面积,已探明矿产资源储量总价值逾10万亿元;已累积专利2000多项,2019年将新增专利350多项。  而正威集团创始人王文银被誉为“世界铜王”,王文银家族以1100亿身家在2018年胡润富豪榜上与雷军同列第十位。  其实,早在2017年4月6日,王文银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的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2017年开始,会在A股并购一家公司,并向其注入一些优质资产。  这么看来,九鼎新材的股价暴涨或许与市场期待王文银入主上市公司后将注入一些优质资产,大幅改善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有较大关系。  2017年12月5日,公司发布了一则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称控股股东九鼎集团已与西安正威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威新材”)和公司实控人顾清波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拟分别向正威新材、顾清波转让其所持公司10.23%股份。  本次股权协议转让价为10元/股,稍低于当时收盘价10.13元/股;受让方正威新材和顾清波需分别向九鼎集团支付转让款3.4亿元。  而正威新材成立于2017年9月22日,主营业务是金属与非金属新材料研发、制造和销售,正威集团持股80%。  此外,在12月6日的公告中,正威新材将提供无息借款10亿元给公司,并为公司提供企业发展和品牌建设的指导与支持。  但颇为蹊跷的是,2019年8月7日,就在正威新材与顾清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之后,九鼎新材发布公告称,此前原本由正威新材以零利率给上市公司的10亿元借款,以“因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国内金融政策调控等诸多因素影响”为由而终止。  2018年1月份,王文银进入九鼎新材董事会,一个月后其被选举为九鼎新材董事长,王老板的上市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随后在2019年7月18日,九鼎新材发布公告,称实控人顾清波正筹划将其部分股份转让给正威新材或指定第三方。  这则小小的公告如同撕开了一个口子,市场主力就像嗅到血腥的鲨鱼,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疯狂拉涨停,股价连涨半个月。  更为详细的方案在8月5日宣布,正威新材拟以17.74元/股受让顾清波拥有的6500万股公司股份,转让总价为11.53亿。  不知道2017年12月那些将股份转让给顾总的老股东们有没有后悔,毕竟只要再坚持一年半,就可以割韭菜了,身家至少能翻三倍。九鼎体育  从上图得知,九鼎新材的股价从2018年6月至2019年7月均维持在6.11元/股上方反复震荡。  而根据股东户数图,九鼎新材的股东户数从2018年初的2.2万户下滑至2019年7月19日的1.6万户,跌幅达37.5%;户均持股数量从1.51万股上升至2.08万股,涨幅为37.75%。  自7月18日起,九鼎新材出现波澜壮阔的涨停板走势,随后股东户数极速上升至2019年8月20日的3.6万户,增长超过100%;户均持股数从2.1万股降至0.92万股,降幅高达56.19%,筹码集中度大幅下降,疑似在股价上涨的过程中疯狂派发筹码。  此外,这种反复震荡的走势对重要股东,至少是九鼎集团来说大有好处,因为截至2018年11月24日,其已把所持股份全部质押,万一股价下跌,后果不堪设想。  九鼎新材的股价暴涨分为两段,第一阶段是7月18日至8月5日,股价从6.68元涨至17.12元,13个交易日涨幅竟达156.29%,同期深成指下滑3.41%。  方正证券西安南大街同时出现在买卖方榜首,净买入294万,华鑫证券上海嘉定棋盘路买入492万,国泰君安证券西安高新路买入379万。  东方证券莆田荔城中大道净卖出38万,广发证券深圳深南东路和首创证券天津大港世纪大道分别卖出298万和231万。  结合“吾股大数据”系统发现,华鑫证券上海嘉定棋盘路和平安证券深圳深南东路罗湖商务中心的活跃程度较高,最近3个月分别上榜45次和180次,其余营业部同期上榜次数均低于10次,甚至首创证券天津大港世纪大道最近仅在九鼎新材上榜。  由于第一日涨停时成交量极低,表明卖方营业部只能在股价上涨前“潜伏”买进,且由于过去活跃程度不高,除了罗湖商务中心营业部,其余营业部都不像是游资所在的营业部。  当天开盘后不久出现较为强大的卖方力量,早盘涨停板没有封住,下午维持震荡,时常出现猛烈下跌后被拉回的情况,直至下午收盘前几分钟才勉强被多张大单推上涨停,且表现出大量筹码换手,创出10.56亿成交额的历史天量。  买方前五营业部合计买入6847万,而卖方前五营业部共卖出1.14亿元,净卖出4553万元,空方力量强大。  买一席位由国信证券福州五一中路占据,买入1509万,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和华鑫证券深圳益田路分别买入1489万和1475万。  华泰证券佛山灯湖东路占据卖一席位,当日抛售3852万,紧接着是中国中投证券广州体育东路和光大证券,分别卖出2850万和1680万。上榜营业部大多是广东系和福建系游资。  操作最为骚气的莫过于8月2日的华泰证券佛山灯湖东路,其于7月31日曾买入3212万,卖出后保守估计盈利640万,持有2日收益率高达19.93%。  风云君不禁感慨,单凭王文银有望注入优质资产的臆测,九鼎新材就可以从一只平均日成交8千多手、换手率仅为0.24%股票蜕变成日成交量超60万手,换手率接近20%的人气王,比“乌鸡变凤凰”还离奇。  8月5日,公司确定王文银将成为九鼎新材实控人后,当日公司股价不涨反跌,或许是受利好出尽和当日大盘下挫1.66%,打击短线点以下,随后触底回升,在此期间九鼎新材股价有两个交易日下跌9%以上,但在8月12至14日的分时图呈明显的止跌震荡趋势,并有市场主力在15日发动第二轮上涨。  8月15日,九鼎新材早间集合竞价下跌4.71%,伴随大盘走势转暖,开盘后跟随上证指数上涨一路飙升,于10点16分涨停,上证指数也于当日收复2800点。  第二轮上涨就此拉开序幕:8月15日至26日期间,共8个交易日连续7个涨停板,区间涨幅高达101.96%,累计换手率118.35%。  但自8月22日起,股价冲上涨停愈加艰难,尤其是8月26日,午后两点半买方主动性买入7454万元,把股价拉到涨停价,但接近收盘时被波涛汹涌的卖单砸开涨停板,区间成交高达8110万元,随后又有合计2.3亿元的大单卖出,全天仅收涨3.61%。  与第一轮相比,活跃游资参与股价炒作的热情明显高涨许多,如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中国银河证券北京建国路也赶来凑热闹,在九鼎新材的龙虎榜上留下了“大名”。  在8月22日至26日龙虎榜上,东方财务证券拉萨东环路同时占据买一和卖一席位,分别买入7695和5780万;光大证券深圳金田路占据买二和卖三席位,分别买入5520和5755万。  买方前八营业部合计买入3.21亿元,卖方前八营业部合计卖出3.36亿元,净卖出0.1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获得巨额盈利的国信证券福州五一中路营业部,作为卖方第二大席位,三天合计卖出5761万。  虽然该营业部上榜次数不多,但其可能在7月25日以前便开始布局,并隐藏自己的行踪,最后大手一挥,8月23日仅一天就卖出4368万。  该营业部虽然近期有参与明阳电路、誉衡药业和东晶电子等近期市场热门股,但总体来说活跃度不高,最近上榜次数仅为15次,单次动用资金均值为1072万,其一贯风格与在九鼎新材上的大手笔似乎不太相符。  在这长达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有一家营业部几乎全程参与了上述两段上涨的全过程,上榜上得特别“勤快”,它就是国泰君安证券广州东风中路。  国泰君安证券广州东风中路从7月22日第一次出现在龙虎榜上,随后成为该股龙虎榜常客,上榜次数高达11次。  连续操作多日后,国泰君安证券广州东风中路累计买入金额1.1亿,卖出1.16亿,估计盈利586万,近一个月的收益率为5.34%,投入和产出似乎差了不少。  虽然国泰君安证券广州东风中路在九鼎新材炒作过程中表现很活跃,但根据“吾股大数据”系统显示,该营业部近三个月内除九鼎新材外仅有3次上过龙虎榜,合计成交金额远远低于炒作九鼎新材动用金额,更像是在上涨过程中负责倒腾筹码、拉升股价的营业部。  此外,还有一家冠名为“杭州庆春路”的营业部频繁出现在龙虎榜上,小散们可能会误以为是杭州系游资大佬进场炒作了,但是其实只有财富证券杭州庆春路的活跃程度很高,其余8个券商位于杭州庆春路的营业部的资金实力和名气均相对较低,但不明的小散可能会慕名进场接盘。  国联证券杭州庆春路高位接力进场,随后在8月2日的高位净卖出831.5万;紧接着在8月5日净买入813万,可能眼看不对,在6日马上净卖出1231万。  后来,该营业部还出现在第二轮上涨的起点,净买入1405万,第二天就净卖出1490.5万,总体操作方法与一般游资无异。  九鼎新材的前身为南通华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于2007年上市,成立以来主营业务领域未发生改变。  2014-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从7.4亿升至10.7亿,主要是由玻璃纤维制品的增长带来的:玻璃纤维制品营收从4.4亿增至8.22亿,增长了86.82%;玻璃钢制品营收从3.03亿降至2.49亿,降低了17.82%。  进一步分析发现,公司每年的净利润都有相当一部分是由非主营业务收入贡献的,具体主要由固定资产处置、出售金融资产、长期股权投资收益和政府补助等科目构成,其中资产处置和政府补助均不具有可持续性。  扣除上述这些不可持续的收益后,2016、2017年的扣非后净利润均为负数,三年扣非净利润也不足1千万,公司自主经营的收入难以覆盖成本和费用。  公司毛利率和净利率变化方向基本一致,但由于公司不怎么赚钱,净利率较低,5年间毛利率在20.72%至25.8%之间波动,净利率则在-0.36%至2%之间浮动。  然而不论看毛利率还是净利率,九鼎新材的盈利水平均低于行业中位数,尤其是净利率,2018年行业净利率为9%,公司仅1.7%。  由于非主营业务收入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长期股权投资收益,下面进一步分析产生这些收益的子公司和参股公司们。  银川九鼎和甘肃九鼎的主营业务为风力发电机机舱罩、轮毂罩及风电复合材料部件制造、销售;山东九鼎和香港九鼎的经营范围是玻璃纤维纱及其制品、玻璃纤维复合材料的生产、销售;甘肃金川主要是生产制造安装玻璃钢设备、管道等产品;如皋农商行和汇金小贷是金融公司  可以看到,在重要的参股控股公司中,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玻纤制品亏损严重,赚钱的反而是参股的两家金融公司:如皋农商行和汇金小贷,合计为上市公司贡献净利润4651.22万元。  流动比率是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例,但流动资产不一定都能迅速变现。公司的流动资产主要由三部分构成:货币资金、九鼎体育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和存货。  下图是短期借款与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和公司账上货币资金的对比图,进一步说明了公司的短期偿债压力大的事实。  根据九鼎新材的财务状况来看,顾老板卖壳实属正常,毕竟要维持一家主营业务无法盈利的公司不亏损实在太劳神费力,不如套现到手11亿来的舒坦。  不知王文银老板接手九鼎新材后又是一番怎样的场景,但对已经获利颇丰的各路游资和顾老板来说,那还重要吗?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九鼎体育
网址: www.9vmark.com